共选

共选

 
当前位置: 科学 >> 共选

共选 — 介绍
共选是一个提出的解决活细胞固有的“不能简化的复杂的”装置的方法。不可简化的复杂性涉及到一般的复杂系统的特点,它们需要其各组成部分就位使系统作为一个整体运作。换句话说,消除一个不可能的复杂系统的任何组成部分却仍然保持其功能是不可能的。

这一概念通过里海大学教授迈克尔•贝赫的突破性著作《达尔文的黑盒子》得到普及。贝赫用捕鼠器的例子来解释这个概念。一个捕鼠器由五个相互作用的部分组成-底座,鼠夹,弹簧,小锤和固定的支架。为了捕鼠器正常的工作,所有这些都必须个就其位,因为拆除任何一个部件都会破坏捕鼠器的功能。同样,生物系统需要多个部分协同合作。移除任何的构成部分就会使整个系统丧失功能。

贝赫最著名来自生物系统的不能简化复杂系统的例子是细菌鞭毛。超过40种不同的蛋白质构成典型的细菌鞭毛。这些蛋白质共同作用,就像一个旋转的马达。细菌鞭毛的组成部分就好像一个人造马达的各个零件,包括轮子,固定片,传动轴,套管,万向接头,和推进器。

批评者用共选这个概念来回应“不可简化的复杂性”这个观点。按照这一假说,显然不能简化的复杂系统可以从更简单的服务于其他无关功能的系统进化而来。肯尼斯•米勒提出的一个观点是,鞭毛的基体在许多方面类似于III型分泌系统,一个致病细菌利用的针状的结构向活的真核细胞中注入毒素。针的基体有十种与鞭毛一样的成分,但它缺少使鞭毛工作的四十种蛋白质。因此,肯尼思•米勒总结说,“这个据信是不能简化的复杂系统的某些部分其实有自己的职能。”对米勒的把共选和鞭毛的发动机联系起来的论点,他的批评者指出,两个系统的基因序列分析表明鞭毛的发动机出现在先,然后才是泵。换句话说,如果有的话,是泵发展自马达,不是马达来自泵。

共选 — 挑战
为了共选能产生细菌鞭毛,所有的部件都需要同时存在,并在大致相同的地方,它们所有都必须有其他的自然选择的,有用的功能。但是缺乏证据证明这种情况。

此外,共选使各组件之间相互兼容成为必然。一个螺栓过大或过小,或螺纹太细或太粗都不能与螺母相配来拧紧。同样,缺乏基本的证据表明这种接口的兼容性曾经存在。

即使所有部件同时具备,都在合适的位置,并在功能上是兼容的,仍然需要一个连结机制,而且这个机制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必须完备-否则就会产生不完整或不正确的连结结果。因此,这个机制意味着不能简化复杂性的另一个障碍。连结的时机和相互的协作必需恰到好处-而且必须给出详细的连结指令,否则难以想象会有任何的运作。迄今为止,没有被证明的物质机制,能够产生复杂和高度特殊的连结指令,而这些是必需的。

共选 — 结论
虽然共选是个有趣的想法,但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立它作为已经渗透生命的生物化学的不可简化的复杂系统的合理的解释。共选论点假定它寻求的某个东西的解释的必要-一种功能上相互依存的蛋白质系统。直到进行一个详尽的分析,并构建一个可行的模型,这个凭空的假设才能作为一个猜想,它不是依据经验数据,而是建立在对达尔文主义模式的推理之上。

了解更多!


喜欢这些信息?使用以下社交媒介与他人分享。 这是什么?




与他人分享:

English  
Social Media
关注我们: 

与他人分享:


科学世界观

达尔文的进化论
科学方法
性的进化
查尔斯•达尔文
进化论
进化论和创造论
进化
创造的证据
进化论
Additional Content To Explore...

哲学世界观
真理宣称
有神论
世界宗教创始人
世界宗教
发现真理
热门话题
生活挑战
复原有望
 
 
 
搜索
 
Add 共选 to My Google!
Add 共选 to My Yahoo!
XML Feed: 共选